红杏视频影院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香闺很香,床上很软。

脱了拖鞋的颜雨辰,很理所当然地上了床。

当他笑眯眯地坐在床上,把脚伸进被子时,一下子便触碰到了坐在对面的秦若的脚。

秦若吓了一跳,慌忙把脚缩了回去,改成盘膝而坐,颇为娇嗔地瞪了他一眼。

而小美则喜滋滋地坐在了颜雨辰的旁边,故意把两只柔软的小脚搭在他的腿上,满脸开心的笑容。

“哼!”

颜小汐在房间门口哼了一声,然后便去了洗手间。

不过这丫头很快便跑了回来,一双眸子狐疑地盯着颜雨辰,似乎生怕他趁自己不在时,轻薄那两个单纯的女孩。

于是四人各就各位,开始玩起了斗地主。

三个女孩先玩,颜雨辰斜着脖子,一会儿看看小美的牌,一会儿看看小妹的牌。

小美毫不犹豫地要了地主,结果还没有出两张,就被秦若一把的顺子给灭了,气的小美哇哇大叫,手里的两个王也作废。

版妖半纯真都市女生

等到颜雨辰上的时候,秦若成了地主,出牌凌厉,不给对方任何反抗的机会,势要消灭这个裤裆里藏着无穷无尽的板砖的家伙。

小美偷偷地斜着身子,偷看了一眼秦若的牌,然后又连忙过来看着颜雨辰的牌,隐藏在被子下面的小脚,鬼鬼祟祟地在他的脚背上划着秦若手里的牌。

当秦若出了一对三,准备用对二收回,然后再出个单张,最后用两个王结束时,颜雨辰直接用对二截住了对方的一对三。

然后便嘿嘿一笑,道:“小表妹,输了。”

说罢,便出了一排一到八的顺子,笑嘻嘻地道:“小表妹,肯定要不起,因为没有这么多牌,哈哈,可以下去了。”

然后满脸得意地用右手接过左手所有的牌,往上一扬,就准备全部摔在被子上。

正在此时,秦若连忙抽出了两个王,率先摔在了被子上,大声道:“我炸!”

颜雨辰顿时愣住了,手中的牌僵硬在了半空中。

秦若得意一笑,道:“辰哥哥,是输了哦。”

既然两个二和两个王都下了,那么她手里的两个二就是最大的牌了,为了稳妥起见,她先把那个单张丢了出去,手里抱着剩余的两个二。

颜雨辰郁闷地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要。”

秦若更加得意起来。

颜小汐跟了一张,就准备把手里的牌放下认输的。

结果秦若刚把手里的一个二拿出来,正要笑眯眯地放下最后一张二时,颜雨辰便突然大声喝道:“慢!我炸!”

然后便摔下了四个九!

四个九,要命!

颜雨辰奸诈一笑,然后便对六,对十,一溜烟的对子,直到把最后一张牌出完。

秦若顿时满脸呆滞,怔怔发愣,一时之间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半晌后,这女孩方摔掉手里的牌,鼓着腮帮子道:“辰哥哥,耍赖!手里根本就不是顺子,竟然骗我,还装模作样地准备全部扔下来,哼。”

颜雨辰嘿嘿一笑,道:“兵不厌诈,我就是做个样子而已,又没有真的扔下去,是心理素质太弱了。”

“狡诈!卑鄙!”

颜小汐在一旁为秦若帮腔。

颜雨辰笑眯眯地抬起手,揉了揉她那乌黑柔软的秀发,道:“小妹,这叫智慧,这叫计谋,应该为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哥哥感到骄傲自豪才对。”

“切,谁稀罕。”

颜小汐打掉了他的手,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哥,别以为我知道耍诈,小美的脚一直在被子下面动,以为我没有看到吗?”

“……”

颜雨辰顿时有些心虚,转头看着小美,一脸无辜地道:“是吗小美?的脚一直在被子下面动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小美笑嘻嘻地摇头,道:“没动,真的没动,小美发誓,小美真的没有用脚告诉颜哥哥若儿姐姐的牌。”

“……”

什么是猪队友?

看,这就是!

颜雨辰无语望苍天,不对,是望着天花板,心中有一种被最亲爱的人出卖的疼痛感。

“哎……”

“哎什么哎,叹气也不行!哥,由于用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见不得人的手段作弊,所以这一局,本小姐判输,可以下台去一边凉快去了。”

颜小汐像是大法官一样,小手一挥,把他驱赶出局。

颜雨辰干笑一声,没敢反抗。

而小美也嘻嘻一笑,没有帮他说话。

真不知道这丫头是故意的,还是的确是神经出了毛病。

三个女孩开始斗起来了。

颜雨辰凑近了小妹,嗅了嗅她身上散发的清香,伸出手拨了拨她那披散的秀发,道:“小妹,的头发是不是该剪了,都快齐腰了。”

颜小汐正蹙着眉头思考着怎么出牌,随口便道:“不剪,哥,没听说过待我长发及腰……”

然后下一句便立刻醒悟过来,没再说了,两只隐藏在秀发中的白嫩耳朵,微微红了起来。

结果恍惚慌乱间把牌打错了,输的一塌糊涂。

“哥!离我远点!不准摸我头发!”

输了牌的小丫头气鼓鼓的,很粗鲁的一把推开了颜雨辰。

颜雨辰连忙赔罪,满脸讨好地道:“小妹,哥把这把让给玩,哥在旁边参谋,咱们兄妹齐心,弄死她们两个!”

颜小汐这才原谅他,撇了撇小嘴,哼道:“不准说话,看我的!”

颜雨辰再次靠近了她,眼睛虽然看着她的牌,余光却看向了飘浮在窗外的那只鬼怪。

那是一只披散着头发的女鬼,面容惨白,眼珠流血,并非小美的魂魄,更不是落樱宫的那位十九公主。

显然是本地的恶鬼,准备趁着夜深人静时来祸害人类。

它的身上并没有灵力的波动,显然只是普通的恶鬼,与白天进入那座古井的鬼怪实力相差甚远。

颜雨辰竖耳倾听了一下隔壁房间的动静,爸妈的说话声已经消失,显然已经睡下。

他依旧在耐心的等待。

夜晚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对于他来说,已经足够。

女鬼惧怕光线,所以躲在窗帘的阴影中,只露出了半边惨白的脸颊和一只流血的眼珠,阴森地盯着房间里那几个青春洋溢阳气纯正的少女,准备等待最佳时机。

然而它并不知晓,房间里还有一个专门等待着它的少年。

窗外,夜色愈加浓郁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