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永久观看分享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唐沁接过白欣寒的手机翻了翻。

   她的确是上了热搜,不过这次是好热搜,不知道是谁把当时在火场拍到的视频传到了网上。

   视频中,唐沁只身冲进火海,先是搬开卡住杰克的木头,紧接着抱起一个孩子就往外跑。

   这段视频看得人惊心动魄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电影里的镜头,据发布视频的人说,当时发生爆破意外的时候,周围的工作人员全吓跑了,只剩下一台摄像机还在拍摄。

   唐梓汐本来也应该离开事故场所进行避难,但她发现杰克和一个孩子还在火场当中,当机立断的拿起水枪对火场进行喷射,在火势小下去之后,她又冲进去救人。

   网友截图了唐沁当时搬起木头的镜头,再对比有人发布唐沁在医院治疗烧伤的图片,可以看得出来,这段视频不是电影中的镜头,而是真实发生的。

   一时间,网上热议如嘲,大家都在称赞唐梓汐英勇无双,正直善良。

   “谁这么无聊把视频传到网上。”唐沁并不喜欢被这样曝光,好像是她故意要在网友面前树立人设似的。

   而在一片赞扬之声当中,果然就有人开始发酸,说什么唐梓汐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出名,不然为什么她一救人,就有医院的照片和现场的视频曝光出来。

   不过还没等粉丝们开怼,就有路人纷纷出声。

   “当时的情况没看清吗,只要稍就不慎就可能葬身火海,唐梓汐就算再想出名,也不用连命都搭进去吧。”

   珊瑚红木耳领连衣裙海边清纯美女随风舞动唯美图片

   “这样的人,我只能诅咒被困在火海里的时候,活活烧死。”

   “照片是医院护士发的,视频是剧组里的人发的,这跟唐梓汐有一毛钱关系吗?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救人,还被这样的键盘侠酸,啧啧啧。”

   唐沁习惯了网上的这些言论,有称赞的,就一定有贬低的,这就是网络大环境,她改变不了。

   不久之后,那个孩子的母亲也发了微博,公开感谢杰克和唐梓汐,她说自己的孩子只是群演,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故,如果当时不是杰克和唐梓汐出手,自己的孩子可能就会被烧死。而且出事之后,剧组积极的带着孩子医治,又给予了丰厚的补偿,她祝唐梓汐前程似锦,祝《丹龙》大卖。

   孩子母亲的感激是真实的,但唐沁相信视频发出一定是经过制片方授意的,这件事虽然是个事故,但是一发布出来,无形之中为《丹龙》做足了免费宣传,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部电影。

   虽然她被制片方当作了棋子,但是考虑到这对电影有益无害,唐沁也没有过多追究。

   白欣寒离开后,唐沁重新躺回床上,拿过剧本来看。

   不久,她感觉有人进来了,翻了个身就看到容熙川穿着件墨蓝色的坚纹衬衫,手里拿着水壶,正在烧水。

   她眉眼一暖,抱着枕头欣赏起来。

   容熙川把水烧开后,又将杯子烫了烫消毒,倒了一杯水晾在那里。

   “先把药换了,再吃药。”

   唐沁乖乖的把爪子伸出来,而他就在她身边的床铺上坐下来。

   解开纱布后,唐沁的伤恢复的十分乐观,也是莫北的神药发挥了作用。

   “回头要谢谢莫医生,不然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。”

   容熙川闻言,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唐沁知道他又要开始说教,急忙亲了亲他的额头:“我错了,容先生。”

   “知道就好。”容熙川小心的替她换好药,又拿来一块新的纱布将伤口重新包好。

   这时候,水也凉了一些,他从药瓶里倒出几片白色药片放在手心里,大步朝她走了过来。

   唐沁有点怕吃药,她天生嗓子细,吞食这种大药片总会被卡住。

   还没等她开口,容熙川已经把水杯塞进了她的左手,细心的将药片掰成了两半。

   唐沁惊讶的看向他,一瞬间,脑子里的一个猜测像炸雷一样劈响了。

   吃药的时候掰成两片,这是唐沁才会有的习惯,正常人谁会闲得没事这么干。

   但这是唐沁的习惯,不是她唐梓汐的,容熙川为什么要……

   感觉到唐沁一瞬间的怔愣,容熙川也察觉到了她的怀疑,的确,只有唐沁吃药的时候会把药掰成两半,因为她嗓子细,吞食药片有困难,但现在她不是唐沁,她是唐梓汐,他做得似乎太过顺理成章了。

   不过面对唐沁的疑惑,容熙川只是淡定的说:“我看说明,这药一次要吃一到两片,我看恢复的也不错,吃一片有点少,吃两片又有点多,吃一片半怎么样?”

   唐沁茫然了一会儿,才点了点头,原来他是出于这个想法啊。

   “这个掰多了,留着中午吃吧。”

   “别别,就吃那个。”唐沁抢过他手中掰好的药片,快速送到了嘴里。

   吃过药,容熙川又把遥控器递给她,正好有一个台在重播《一笙相惜》,唐沁倚在容熙川的身上,有滋有味儿的看了起来。

   《一笙相惜》大火,乔曼这次的投资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,不但如此,还同时捧红了宁安之和高飞,以及剧中的两个配角,而这两个配角都是凤凰娱乐的新人。

   拍摄《一笙相惜》的时候,她也跟着下了不少功夫,光是修改剧本就开了数次碰头会,在拍摄期间,她也经常去片场指导宁安之,可以说《一笙相惜》能有今天的成就,跟她的付出密不可分。

   “有没有兴趣将来做导演?”正在工作的容熙川忽然转过头问她。

   “资历太浅了吧。”其实这一直是唐沁的梦想,如果她还是唐沁的话,这个梦想大概已经实现了,但她现在还是半拉新人,若是扬言做导演,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。

   容熙川揉了一下她的脖子:“如果唐小姐有兴趣,将来找一个好的剧本,做导演,我来投资,我们夫妻合壁,天下无敌。”

   “容先生真不害臊,谁要和夫妻合壁了。”唐沁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是甜丝丝的,眼前不知不觉就开始规划属于她的未来蓝图了。

   “口是心非的小东西。”容熙川俯身在她的唇上碾磨了一会儿,“不知道是谁当初说非我不嫁呢。”

   唐沁:“……。”

   那个容熙川,咱别动不动就翻旧帐好吗?这个习惯不好,真的!

   “中午想吃什么?”

   唐沁没羞没臊的往他的身上蹭:“想吃。”

   “恐怕现在还不行。”他按住她像个毛毛虫一样蠕动的身子,“等的伤好了,我洗干净了送上门给吃。”

   “不行,我现在就要吃。”她往前一扑就把他压倒在床上。

   他无奈而宠溺的将手中的文件放在床上,双手搂上她的腰,与她四目相对,“是不是又重了?”

   “没有的事。”唐沁在他的身上像只蚕蛹,平时都是他在上,她在下,这次难得换她来压他,她当然坏心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,也让他体会下喘不上气是什么感觉。

   她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包扎的右手:“小爷是手受伤了,但这并不防碍小爷宠幸。”

   “确定?”在她言语的挑逗下,容熙川的目光加深了几分,似乎有疯狂的暗流正汹涌澎湃。

   唐沁感觉到了危险,但她仍然不怕死的继续挑逗他的底线:“玩足够了。”

   他猛然一个翻身,两人的位置就这样轻松的交换了。

   唐沁啊了一声,天悬地转间,怎么上下就反转了,她不满的瞪着他:“这样欺负一个伤员,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   “我摸摸看。”说着,他的手就探过来,像模像样的摸起来。

   唐沁:“……。”

   这位兄台,的良心会不会痛,摸我的做什么。

   “似乎并不痛。”他说得一本正经。

   呸,唐沁淬他。

   “唐小姐,我好像说过,在这种危险的地方,请尽量不要挑衅我。”他的狭目危险的眯了眯。

   唐沁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,面对如此美色,她自然是垂涎三尺,谁说好色的只能是男人,要是有人见了容熙川这样祸国殃民的长相而不想色他的,唐沁一定叫他爸爸。

   “好啊。”她秀气的眉毛轻轻一挑,眼含秋波荡漾,在找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,“就让我见识一下,挑衅容先生的后果吧。”

   容熙川一声轻笑,眼底化成危险的墨色光泽,他压住她右手的手腕,将她的伤手置于头顶,以免碰到她的伤口。

   他的女孩,似乎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,迫不及待了。

   就在容熙川俯下身亲吻她柔软的嘴唇时,一道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   男人的脸上浮出被打扰的不悦,脸色比刚才还要危险。

   他不想理会,仍然细细的品尝着唇边的甘甜,但那敲门声越来越响,似乎没有要停歇的自觉。

   唐沁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胸膛:“应该是剧组的人找我。”

   感受到他浓烈的不满,唐沁在他的唇角亲了亲以示安抚:“先去洗个脸,我看看什么事。”

   容熙川不情不愿的从她的身上起身,去了洗漱间。

   唐沁简单整理了一下床铺,那敲门的声音依然一声接着一声,她喊了声“来了”就去开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