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f2app下载安装安卓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练武场上,杀气冲天!

为了这次的屠杀计划,凌家堡倾巢出动,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,便在凌飞云的带领下,悄无声息地赶来了秦家庄,隐藏在了后山之上。

这么大的阵势,秦家庄上下,竟然无一人知晓。

身为秦家庄庄主的秦岩,更是没有得到半点蛛丝马迹的消息。

山下山后,都有秦家护卫巡逻,却没有一个人回来传递消息。

也就是说,秦家庄除了张愈以外,一定还有别的内奸,否则绝对不可能把消息封锁的这么死。

看着张愈那小人得志的狰狞嘴脸,秦岩的耳边,忽地又响起了在昨日的寿宴上,那个少年说的话来。

“秦庄主,现在,知道秦家庄最珍贵也最却少的东西,是什么了吧?”

“是爱,是对亲人的爱,对朋友的爱……”

“一切都是为了利益而存在的家族,想不覆灭,都难啊。”

如今,这些话清晰地回荡在他的耳边,振聋发聩。

你的模样

为何秦家会出这么多的内奸,为何这些原本属于秦家的人,现在却帮助敌人来覆灭秦家?

一切,或许都是他的管理,他的初衷,出了问题。

只靠利益来衡量和决定家族中成员的地位,冰冷而无情的利益关系,在这样的家族中,哪个人会感到温暖,会真心对待这个家族呢?

就算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,想必他们秦家庄的倒塌,也不会太远。

一个不团结,不友爱,眼中只有利益的家族,怎会长久?

秦岩握着长枪,立在原地,身子微微颤抖,在这家族生死存亡的关头,他犹如醍醐灌顶一把,幡然醒悟过来。

然而现在,却为时已晚。

他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,却没有一个少年看的清,看的远,此刻心中的悔恨和自责,可想而知,是多么的痛苦。

凌飞云走到近前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道:“秦庄主,我很好奇,您老此刻的心中,在想些什么。是后悔,还是绝望,又或者是想要一死了之,怕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幕惨象呢?”

秦岩双目泛红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凌飞云阴笑一声,对着张愈招了招手,残忍地笑道:“张兄,过来跟们庄主说说话,若是不说明背叛秦家的原因,想必秦庄主今日会死不瞑目的。”

“张愈!这畜生!”

秦若的母亲突然像是发了疯一般,抱着中毒的秦天,咬牙切齿地咒骂道:“秦家待不薄,为何要出如此天地不容之事?若不是我念父母双亡可怜,带来秦家庄,这畜生早就饿死在那荒郊野岭了!怎能如此恩将仇报!”

张愈目光冷漠地看了她一眼,嘴里再也没有叫声“姑母”,恨恨地笑道:“带我来秦家,还不是让我来为奴为仆,为人做牛做马的!何曾把我当做亲人看待?”

说到此,突然又目光怨毒地指着秦岩道:“还有这个老东西!我辛辛苦苦在秦家干了这么多年,从未懈怠过,结果到头来,还是一个连仆人都不如的下人!曾经我央求他给我一次爬上去的机会,可是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他挥挥手赶走,像是在驱赶一只肮脏的苍蝇,像是在赶一只摇着尾巴乞讨的流浪狗!哈哈哈哈,老东西,这个耻辱,我张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!现在,就是我报复的时候!”

秦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声音嘶哑地开口道:“我这个庄主,的确做的很失败,老夫承认。但是对,老夫没有半点后悔。心术不正,曾经不止对过一名丫鬟动手动脚,还差点做下杀人之事,真以为老夫不知道?老夫若是给爬上去的机会,那才是最大的错误!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张愈仰头大笑,满脸得意地道:“老东西,那现在呢?风水轮流转,以前我张愈在们眼中就是一只蚂蚁,随时都可以忽略和踩死。而现在,们秦家这些人,在我张愈眼中,甚至连蚂蚁都不如,我随时都可以取们的性命!”

说罢,猛然扬起手中的刀,凶狠地向着一名妇人的脖子砍去!

“咔嚓!”

那名妇人猝不及防,脑袋竟然直接被砍掉,从脖子上滚落了出去。

顿时鲜血飙射,无头尸体软软地倒在了地上。

“畜生!这畜生!”

秦家众人尖叫连连,骂声不断,然而在四周密密麻麻的黑袍人的包围下,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动手。

张愈手握滴血的砍刀,快意十足的疯狂大笑。

秦岩愤怒的浑身颤抖,身子几乎站立不稳,声音悲愤地道:“张愈!想杀人,就把老夫杀了吧,何必牵连一个妇人!”

这时候,站在他前方的凌飞云,冷笑着开口道:“秦庄主,您老现在可死不得,秦家庄兴旺了这么多年,想必藏了许多宝贝吧,嘿嘿嘿……”

“砰!”

秦岩手中长枪猛然跺地,咬牙道:“休想!”

“休想吗?”

凌飞云脸上的冷笑化为了阴森的表情,对着身后挥了挥手,狞笑道:“去,先杀十个小孩,让咱们秦庄主好好思考一下再回答。”

“畜生!”

当那些黑袍人得到吩咐,准备过去时,秦岩猛然怒吼一声,挥起手中的长枪,就向着凌飞云狠狠地刺去!

然而他早已中毒,虽然内力不错,可以支撑一段时间,但是哪里是凌飞云的对手。

长枪刚无力地刺到凌飞云的身前,就被对方轻易躲开,凌飞云阴冷一笑,猛然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!

“爹!”

“庄主!”

在秦家众人惊呼声中,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子倒飞而出,重重地摔落在地上,狼狈而凄惨。

“哈哈哈……秦庄主何必谦让呢,早就听说秦庄主一杆长枪,耍的是出神入化,今日怎地会如此不中用呢。”

凌飞云哈哈大笑,满脸大仇得报的快意。

秦岩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,被两名眼泪婆娑的妇人扶了起来,白发凌乱,衣服上沾满了尘埃。

他没有咒骂,没有歇斯底里的愤怒,而是目光有些凄然地看向凌飞云,声音发颤道:“若儿呢?我家若儿呢?是不是已经被们杀了?”

“那个漂亮的小丫头吗?”

凌飞云冷笑一声,没有回答,而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张愈。

张愈眼中露出了一抹怨毒之色,咬着牙恨声道:“那小贱人宁死不屈,早就死在后山了!”

此话一出,秦岩身子猛地摇晃了一下,几乎跌倒。

而秦若的母亲,顿时哭嚎一声,晕死了过去。

听到这个消息,秦家众人,个个脸色煞白,悲痛不已。